1. <dl id="33c8t"><ins id="33c8t"><thead id="33c8t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  2. 蔚來不能承受之愛 | 左舵

            • 發表于: 2019/03/13 10:43:00 來源:車云網

            然后我們再一個一個關掉那些文件和網頁。

            「左舵」,鐵西區的李子的個人專欄,每周三更新。查看往期文章請點這里

            大概四五年之前看到過一篇前輩媒體老師的文章,說中國汽車產業的產能過剩問題已經迫在眉睫。那篇文章中所具體列舉的數據已經全然忘了,只記得合計產能相較于市場預測的差量一定是個天文數字。那也是我第一次對「產能過剩」這個詞有宏觀意義上的認識。

            就算讓我發揮最大的想象力,我當時也萬萬想不到那個四五年前就被人所擔憂的問題,竟然會在今天將影響以這樣一種形式波及給了這么多的新造車公司。就在幾天前,蔚來上海工廠被叫停的消息得到確認,取而代之的,其與江淮的合作代工模式被當做政策典型進行推廣。蔚來被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架入了與江淮的政治聯姻。

            圖片來自網絡圖片來自網絡

            蘋果公司很多年來始終有一個執念,要為用戶整理收納他們的圖片存檔,根據不同的內容規劃不同的文件夾,讓用戶更方便檢索。相對應的,電腦桌面整理對我們來說也一直是個不大不小的在意點,我們總會以一種混亂的周期整理一下,刪掉沒有用的,把文件歸納到應該存在的位置,把不好歸類的文件全部放進一個「亂七八糟」的文件夾。

            當我們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,我們就是管理者,我們試圖讓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更整潔且有規律,看起來清爽,想要使用某個文件的時候隨時能夠找到。

            這套整理邏輯行之有效。但即便如此,當他們發揮作用的時候,那個過程必然是混亂的,我們會從這個文件夾里找到一篇報告提取數據,從那個文件夾里找到一張圖片作為插圖,再從其他的文件夾里找到不同文章所列舉的案例作為論據,我們的桌面上打開了四五個甚至七八個文件、網頁瀏覽器里打開了密密麻麻十幾二十多個網頁,直到我們完成新的工作。我們的創作活力和想象力就體現在復雜的取材里,它形成于我們的腦子,而我們的腦子是無數條線索的雜亂集合,所有的決策都來自復雜的聯想和對現狀的分析、對之前經驗的回顧。

            我們調取、使用、胡亂擺放,然后再一個一個關掉那些文件和網頁。

            如果我們要求一個必須絕對整潔、一塵不染的狀態的時候,我們會得到什么呢,北京市對街頭牌匾的統一規劃,甚至對外部裝潢的絕對控制。它意味著去掉一切異類的存在,異類即個性,除掉異類就是消滅個性化。

            回歸到蔚來與江淮的這個案例。它就像北京要求一個「空間協調、視覺清朗、規范有序、整潔優美、品質高端」的城市環境,它注定要犧牲掉一個充滿活力與想象力的空間,要抹殺掉香港的、東京的、銀翼殺手電影里的、賽博朋克幻想中的那種充滿了人性和欲望的空間。

            蔚來們想要產能,而產業現狀里有大量的冗余產能,那么為什么還要再建工廠呢,為什么不去利用現有的冗余產能呢?這是理所當然的規劃,一定程度上甚至合乎情理。

            東京新宿一條不可描述的街道(圖片來自網絡)東京新宿一條不可描述的街道(圖片來自網絡)

            但這種規劃被要求了一種怪異的形式,蔚來的使命不再只是這個企業的發展,它還要承擔「復興」江淮的責任。即便沒有怪異的形式,就讓現有的企業轉讓工廠給新造車公司,這也夠要命的,那些可能被轉讓的工廠的設備可未必用得上,但那些設備卻絕對不可能免費白送。

            最好的廣告策略一定有一半的投放是浪費的。耐克、可口可樂生產的產品中必然有相當一部分是根本賣不出去的。這是商業擴張所所要求基本效率的必然后果,要讓每個可能買某個品牌商品的人想買且買得到這個品牌的商品,這個品牌就必須要伴隨大量的浪費,浪費的廣告預算、浪費的商品生產、浪費的生產資料。

            我們聽說過很多企業的悲劇。它落戶一個城市,被要求扶持當地產業鏈,被要求與一些魚龍混雜的供應商合作,它克服了很多難題甚至順利完成了一個周期的成長,但當它想要在這個城市之外尋找更高效率與收益的可能性的時候,它的行為不被允許,最終走向了混亂不堪的結局。這樣的故事在汽車產業里也有過。

            之前中國汽車產業的快速發展,就是建立在那些野蠻擴張的基礎之上的。今后,當蔚來們將失去中國汽車產業曾經擁有的那種擴張的權力,他們還能再完成之前那些企業那樣的成長嗎?

            底特律成了一個死城,但是它整個從生長、發育到衰亡的周期里產生的財富是不可計量的,那些財富培育的人才是不可計量的,他們現在可能就在硅谷、華爾街、麥迪遜道,沒有底特律曾經野蠻且不計后果的膨脹,美國不可能擁有現在的繁榮。沒有二十年前的互聯網泡沫,也不會有今天的硅谷。這是一樣的道理。

            相關標簽:
            左舵
            蔚來汽車
            • 車云星
            • 空間站
            • 福特星球
            • 蟲洞

            加料 /

            人評論 | 人參與 登錄
            查看更多評論
            河南十一选五app下载